魏随便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轩离】关于总裁轩X秘书离的一个迷之脑洞


金子轩每天趾高气扬看不惯江厌离的样子指使她做这做那,一会儿说她笨手笨脚一会儿说她唯唯诺诺看着心烦,有时候还会发大少爷脾气气得魏无羡江澄几次想上去跟他干架都被江厌离软声软气好言劝了下来。自小也是锦衣玉食的江家千金哪里受过这种委屈,魏无羡好几次想叫自家姐姐赶快辞职远离金子轩那逼,但平常最宠弟弟的江厌离这次就是倔,怎么都不愿意,再怎么被金子轩冷言相对,她煲的汤永远都有金子轩的一份,还处处护着他,魏无羡生气得打滚。

但某次金子轩误会了江厌离,对她说了很过分的话,江厌离一下子就哭了,哭得特别伤心那种,正巧被过来接姐姐回家的魏无羡和江澄看到了,了解来龙去脉之后魏无羡直接一拳打到金子轩脸上开始骂人,江澄冷着脸把事情说清楚之后把魏无羡拉回来带着自家姐姐回家了,留下金子轩一脸茫然。

然后江厌离辞职了。

然后金夫人把金子轩骂得狗血淋头。

然后金子轩后悔了。

然后某次金家江家的饭局,江厌离不好拂了金夫人的面子,还是跟着江枫眠和虞紫鸢来了。江澄和魏无羡的脸黑得像锅底。

饭桌上长辈们有意无意谈起金子轩和江厌离不知道什么时候定的娃娃亲,说二人有多登对。金子轩神情恍惚,江厌离眼神闪烁,魏无羡青筋暴起,江澄听了想打人。

饭局终于接近尾声,金子轩突然提出要送江厌离回家,江厌离轻声婉拒。魏无羡拍手称快,江澄直翻白眼。

两人一直相持不下,江厌离叹声道:“子轩,你不用勉强的。”眼角闪着一点泪光,转身对两个弟弟笑道:“我们走吧。”

三个人正向酒店门口走,呆楞了很久的金子轩像是突然回过神了,对着江厌离高声道:

“江厌离!!!!!!!”

魏无羡和江澄装作没听到,赶快拉着江厌离走。

“不是的江厌离!!!!!”

“不是我母亲!!!!不是她的意思!!!!不勉强!!!我一点都不勉强!!!!”

“是我!!!是我自己!!是我自己想要你来的!!!”

江厌离:……

魏无羡:……

江澄:……

金夫人:哎呀。

金子轩意识到自己在大庭广众之下做出了什么,脸上红得滴血,一下子冲出了酒店。

金夫人:这个蠢货!你跑什么!

魏无羡和江澄仿佛被雷劈。

一旁的江厌离震惊之余,眼角又浮上一层浅浅笑意。










-

金凌:丢人。

评论(5)

热度(90)